<ins id="lrvt9"></ins>

    <listing id="lrvt9"></listing>
    <sub id="lrvt9"><progress id="lrvt9"><font id="lrvt9"></font></progress></sub>

    “深大講壇”第一百零三講:高宣揚教授談“人文學科開放性”

    發布時間:2018-10-22

    10月19日上午10時,“深大講壇”第一百零三講在深圳大學文科樓人文學院大會議室開講。國務院外國專家局“海外名師”,上海交通大學人文社科資深教授,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高宣揚教授為我校師生帶來了“哲學創新和人文學科開放性的密切聯系”主題講座。本次講座由人文學院哲學系朱銳教授主持,我校黨委書記劉洪一教授應邀出席此次講座,并就相關問題與高宣揚教授分享心得。人文學院副院長沈金浩教授,饒宗頤文化研究院、人文學院等相關專業的教師和許多慕名而來的研究生、本科生同學也列席旁聽。

    IMG_8988.JPG

    高宣揚教授從當代人文科學的學科分類壁壘談起。他指出人文科學就是“關于人的科學”,要解決關于“人本身”的問題。既然“人的本質就是生命的自由,與無止盡地追求自由”,那么人文科學所產生的學科分類便是在人文科學內部設置起的層層壁壘,無形中局限了這種“自由”。這些壁壘是“啟蒙運動”后人文科學對自身發展所設下的枷鎖,同時阻斷了人在文化探索的過程中對“自我”的不斷認識,妨礙了人之創造精神的無限性與可能性。人文科學的這種發展趨勢,事實上已經背離了傳統人文主義的發展初衷。

    比如,中國傳統文化強調“人”與天地連接成和諧的一體,重精神,倡導仁義道德。這使得中國傳統文明始終尋求天地人和諧相處,而中國的人文科學一直因此遵循“天地人”開放的原則,“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這種與“天地萬物為一體”的思想,才符合人文主義發展的初衷。原始人天生地把藝術、哲學、宗教、日常生活和諧地糅合成他們的神話,創建起人類最初的文明形態。

    高宣揚就此引用馬克思的話,指出:“人不僅在思維中,也以全部感覺和情感,在對象世界中肯定自己。”因而,人文學科的發展應如古羅馬人文主義奠基人泰倫提烏斯所說的那樣,“我是人,因此,凡是人類的一切,對我都不生疏。”人文學科的壁壘也應該在此處打破。

    除去復歸傳統人文主義的初衷外,高宣揚還指出,對于傳統人文主義也要進行反思,要看到其局限,并對其進行改造與發展。不同于科學家的邏輯歸納與推理過程,亦不同于哲學家的概念抽象的方式,新人文主義是由人文藝術精神所支撐。人文藝術精神所表達的,主要是人類的自我創造力量以及人類力圖不斷提升自身生存能力的基本生命意志及向往。人文藝術精神是人類生命不斷更新和不斷重建的思想精神力量,它充分體現在生命自身的持續自我重建和不斷自我創造過程,它的持續性及其在21世紀的自我展現,標志著人類思想文化發展的新轉折。

    IMG_9019.JPG

    講座中,高宣揚教授盛情邀請劉洪一教授發言。劉洪一教授談到,現代學科分類之后,不同人文學科的邊緣也是流動而非固定的。面對現代教育學科分類的固有事實,我們應該針對性地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要鼓勵人文學科學者、學生學習自然科學,更要鼓勵自然科學研究者擁抱人文科學,大家在觀念上打破學科壁壘,做“鮮活”的人。

    微信圖片_20181022084035.jpg

    講座在熱烈的討論中結束,劉洪一教授代表饒宗頤文化研究院邀請高宣揚教授參加將于11月22-23日舉辦的“文化創新與人類文化命運共同體——‘饒宗頤國際文化高端論壇’”,也鼓勵師生參加這場“打破人文科學壁壘”的文化盛事。

    (饒宗頤文化研究院  供稿)

    pc28网站

    <ins id="lrvt9"></ins>

      <listing id="lrvt9"></listing>
      <sub id="lrvt9"><progress id="lrvt9"><font id="lrvt9"></font></progress></sub>

      <ins id="lrvt9"></ins>

        <listing id="lrvt9"></listing>
        <sub id="lrvt9"><progress id="lrvt9"><font id="lrvt9"></font></progress></sub>